炭行业如何解决“去产能”与“保供应”这对矛盾?

来源:央广网 日期:2016年10月26日 12:46

央广网北京10月25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从跌跌不休到节节攀升,煤价的“大跌大涨”引起各方密切关注。

有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今天再度召集煤炭企业开会。这是50天内国家发改委第5次召开涉及煤炭供需形势的会议。和此前几次有所不同,此番参会的对象被要求是神华、中煤等22家全国大型煤炭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至于会议内容仍聚焦分析当前煤炭供需形势,研究做好煤炭行业去产能、保供应、转型升级和健康发展的有关工作。

在煤炭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煤炭增产一级响应已于9月启动,而且先进产能释放范围不断扩大,但效果却尚未显现。随着冬季供暖供电保障需求日渐紧迫,各煤种价格却依然涨势连连,甚至在部分地区出现“煤荒”,对下游电力、钢铁、化工等行业都造成较大压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国家发改委不得不一再召集煤企开会寻求方法破解“燃煤”之急。但此番逆向调控能否快速见效,还得取决于煤企的真实增产能力。

从今年6月份开始,煤炭价格呈现了持续上涨的局面,为了抑制煤价的“疯涨”,近段时间,国家发改委连续启动二级以及一级响应,不断扩大煤炭产能。9月份国家相关部门连续5次召开煤炭行业供需方面的研究会议,并从10月初开始将煤炭行业的产能释放范围扩大到1503座矿井。

进入四季度,去产能进入关键期。从中央到地方,重磅政策不断加码。业内人士认为,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规划,10月、11月将迎来去产能的高峰期,但伴随煤炭、钢铁量价齐升,去产能形势将更加复杂。

关于这个话题,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刘胜军做出了分析点评:

刘胜军:在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煤炭价格出现快速的上涨多少有些出人意料。我觉得出现这样一个复杂的局面,主要的原因是在各级政府都在积极推动去产能的背景下,这种行政的信号对很多企业的市场化行为带来了一定的干扰,很多企业没有办法对于市场的变化做出一个灵敏的反映,导致了这样一个短期供不应求的局面。但是我们不要被短期的煤价上涨所误导,认为我们的去产能已经没有必要了。相反,我们应该更加注重运用市场化的方法来引导去产能的推进。

去产能,我们一定要看到,在整个世界经济的格局下,还有整个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大背景下,像煤炭、钢铁这些行业去产能的压力依然非常显著。另外,我们也要看到目前的煤价回升可能只是一个短暂的现象,并不代表我们去产能的任务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推动了。

我们从这次的煤价反弹当中,最需要总结的一个教训就是,政府在推动去产能的过程中,还是要让市场来发挥作用。具体来讲,就是不要把这个去产能的指标层层分解,因为一旦分解之后,政府有了压力,这种压力最后就变成很多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硬性的指标,反而让市场的正常配置机制没有办法发挥调节作用。

更好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政府为去产能创造条件,但是怎么去,以什么样的节奏去,怎么样的企业去,还是应该由市场来发挥作用。特别要避免政府对具体企业来指定或者说规定去产能的时间表和日程表,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导致很多对供求的错误判断,不能够真正的去产能,反而会导致一些误区。第一个误区就是,很多好企业其实不需要去产能,也就是我们讲的先进产能,也受到一些影响,相反一些僵尸企业可能分到了一些指标,但是这个企业本来就是应该被淘汰的,反而没有被淘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企业想办法去应付上面的指标,也就导致了我们说的表面去产能,那些产能只是暂时的降低,并没有真正的去掉。这对未来我们真正完成去产能任务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们去产能还应该有一个更加市场化的态度。

经济之声:什么样的产能算是优质产能,怎么样通过市场的手段来评判?

刘胜军:市场经济自动的会导致市场出清,这个市场出清的过程就是一些劣质产能被淘汰的过程。那么什么样的产能的是劣质的,实际上就是看你这个企业能不能在正常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如果你能生存下来,说明你就是优质的,如果你是劣质的,就应该被淘汰。但是,要实现这样一个正常的优胜劣汰,政府需要保证不进行过多的行政因素的干扰,比如很多企业本来已经不行了,而政府又去拯救它,甚至给它补贴,这样市场机制就没有办法发挥作用。所以我觉得还是要回到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指导思想上来。

经济之声:眼下这个局面已经出现了,局部地区出现了“煤荒”。那在这种涨价的背景下,即使是落后产能,即使是僵尸企业好像也还有生存的一口气在,对此怎么看?

刘胜军:这就是我们最担心的,正是因为过多的行政干预导致了很多好企业、坏企业大家都在降产能。那么面临这样一个季节性需求的波动,反而导致了煤价的快速上涨。这样的话,对很多企业可能就会传递出一个错误的信号,很多企业就会认为未来的生存空间还是很大的,反而会影响到原来的去产能的任务。这是需要我们去警惕的。

经济之声:在眼下这个时间点正是需要注意的时候,那政府现在能做的或者说最需要做的是哪些方面的工作?

刘胜军:我觉得政府不要一会儿强迫所有的企业去产能,一会儿又说大家赶快去加产能,其实这种行政因素永远是滞后于市场的,等所有企业都去加产能的时候,就会发现煤卖不掉了。政府还是要放手让市场,让企业家去做出判断。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要再补贴那些落后的产能,让它在该淘汰的时候能够被淘汰,那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经济之声:“三去一降一补”,还有一个就是去杠杆。那么,现在到了煤炭企业去杠杆的过程吗?

刘胜军:应该说去杠杆的任务比去产能更加复杂,因为去杠杆涉及到大量的利益相关者,特别是很多银行的利益,债权人的利益。所以这个利益的博弈会是比较复杂。我们以山西为例,我们看到目前的去杠杆并没有真正实现,实际上是采用了一种结构调整的办法,也就是说把很多到期的贷款在延长,或者说发放一些所谓的中长期结构调整的贷款,更多的还是一种债务重组,而并没有降低负债率。我觉得这个去杠杆的任务可能要采用很多的办法,而不仅仅是靠银行一家。比如说在股票市场能不能有更大的股权融资的空间,也就是我们说的IPO的注册制改革。另外一方面就是很多僵尸企业的出局,本身也是一个去杠杆的过程。在去杠杆的过程中,银行和地方政府都是有阻力的,因为银行不愿意看到坏账率的上升,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企业破产。比如说江西赛维,这个企业是做太阳能的,但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才终于破产,但是我们看到它今天的破产的坏账已经远远超过几年前的坏账,所以付出了更大的成本。

所属类别: 行业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pyright © 2014 长沙betway|娱乐官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